“知道它们来自哪里吗?来自中国……”-赵立坚-博雷利-欧盟-美国-欧洲_网易订阅

“知道它们来自哪里吗?来自中国……”|赵立坚|博雷利|欧盟|美国|欧洲_网易订阅
当地时间周二(22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在欧洲议会辩论中坚持表示,欧盟不会效仿美国对中国采取的严厉政策。综合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和欧盟对外行动署网站实录,当天欧洲议会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召开全会,就对华关系举行辩论。报道称,博雷利在开幕辞中与美国上月出台的“对华芯片限令”保持了距离。博雷利在讲话中说:“我们和中国有不同的政治制度,对民主和人权有不同的看法,我们追求不同的治理模式,对多边主义有不同的愿景,这并不是一个秘密。但这些差异不应该、也不会阻止我们相互接触。”“与中方的沟通渠道必须保持畅通。就连美国都没说要与中国经济脱钩,我们也不会。”他说。博雷利在发言最后表示,半导体是21世纪经济竞争中最基础的科技问题,欧洲对外行动署秘书长下周将赴华盛顿参加美欧对话。“当然,美国是我们最重要的盟友。但在某些情况下,我们的对华立场或做法不会(与美国)相同。”《南华早报》报道截图今年10月,美国出台一系列新规,禁止将使用美国设备制造的某些芯片销售给中国。本月初,美国还被曝出向日本和荷兰施压,要求两国和美国一道阻止先进芯片技术流向中国。来自荷兰的光刻机巨头阿斯麦(ASML)公司是欧洲少数几家能主导半导体制造设备市场的公司之一。但这在欧盟国家内已然遭遇挑战。在博雷利表态之前,荷兰外贸与发展合作大臣施赖纳马赫尔19日就曾警告称,美国不应指望荷兰毫无疑问地采取其对中国出口限制的做法,“荷兰不会一比一照搬美国(对华出口)的措施”。此前的二十国(G20)领导人峰会上,中国与欧洲国家间举行了一系列领导人会面。尽管博雷利仍表示布鲁塞尔将与中国“进行系统性的竞争”,但相较于此前发言,博雷利的语气有所“软化”。《南华早报》称,这标志着中欧关系出现相对解冻。据报道,博雷利当天还因此在欧中关系问题上,与欧洲议会对华关系代表团团长彼蒂科费尔所领导的一众议员“展开激烈的交锋”。后者声称对博雷利的态度感到“非常失望”,并批评他的讲话缺少“有关欧中关系的现实”的内容。对此,博雷利则敦促议员们在欧中关系的思考上,应“考虑到生活的现实以及这一现实的复杂性,考虑到欧洲议会也需要对此作出贡献”。当地时间11月22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参加欧洲议会对华关系辩论。图片来源:埃菲社“我们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并安装大量太阳能电池板的时候,每个人都感到满意。但你知道(太阳能电池板)它们来自哪里吗?来自中国……一点现实主义不会伤害我们,女士们、先生们。”根据博雷利给出的数据,欧洲每10个太阳能电池板中就有8个是在中国生产的。他强调,中国因其体量和经济实力理应在世界舞台上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我们不能以为自己可以在抛开这个国家的同时创造未来”。博雷利说,“这一点与双方的政治制度不同是两码事,这是当然的。”当天,来自比利时的议员沃特曼斯等人还抨击了德国总理朔尔茨访华一事,并对中资入股汉堡港一事表示不满。博雷利在闭幕讲话中坦言,他无法理解这些担忧。“作为一个向中国出口3%或更多产品的国家,德国总理出访(中国)不是很正常吗?”他问道,“默克尔去了多少次中国?”针对中欧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此前指出,近年来,中欧贸易额屡创新高,双方就国际和地区问题保持沟通协调。事实证明,中欧双方有着广泛的共同利益,长期积累的合作基础,更有着高度互补的发展优势。中欧有竞争,但合作远大于竞争。中欧之间的一些竞争是良性的,有利于推动各自加快发展。赵立坚表示,我们希望欧方客观理性看待中欧关系,同中方一道,把握好双方对话合作的主导面,维护好互利共赢的主基调,合作应对全球性挑战,为动荡不定的世界提供更多稳定性和正能量。这有利于中欧双方,也有利于整个世界。赵立坚强调,中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人权理念,协调增进全体人民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环境等权利。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权发展道路,人权保障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中方不接受人权“教师爷”,反对人权问题政治化和搞双重标准,反对以人权为借口干涉别国内政。欧盟应该反躬自省,不要打着手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来源:观察者网 杨蓉)延伸阅读在亚洲转了一圈后 朔尔茨:欧美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直新闻:最近德国总理朔尔茨表示,欧洲和北美国家能够享受的美好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对于朔尔茨的这个表态,您有什么观察?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朔尔茨总理是在《南德意志报》举办的经济论坛上作出上述论断的,朔尔茨总理最近一段时间访问了多个亚洲国家,包括参加印尼的G20峰会,在演讲的开篇他也说要与听众分享一下自己亚洲之行的心得体会。因为新冠疫情,最近几年很多多边会议转到了线上,而最近一段时间线下的外交活动逐渐多起来,对于政治家和外交官来说,实地的观察和体验还是非常重要的。朔尔茨在亚洲转了一圈之后,得出的结论是欧洲和北美国家的美好时光一去不复返了,背后的动力在于世界正在日益多极化,并且发生了结构性重组。其实这样的判断在几年前就出现了,但是从政治家口中说出来,还是有不一样的分量和影响,尤其是承认欧洲和北美失去了在世界上“互为唯一”的地位。我个人认为,朔尔茨的说法一方面代表了欧洲,尤其是德国的一种忧患意识和危机感,德国和欧洲需要面对更加多极化的世界,在新的全球格局中找到自己的位置,重新建立自己的优势。其中一个办法就是要坚持全球化和多极化的方向,对于德国来说,全球化和区域化是德国崛起的重要力量,依靠全球化的市场,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德国确立了自己在欧洲以及世界上的地位。因此,朔尔茨认为,去全球化是德国不能接受的,他进一步说,去全球化、“近岸外包”等说法,本质上还是保护主义。其实这两年欧洲人也看到,拜登政府虽然口头上要加强大西洋共同体的团结,回到多边主义,其实在保护主义道路上走得越来越远,比如说“通胀削减法案”就是产业保护主义,另外还施压盟国,迫使这些国家加入到美国主导的产业小圈子里,包括所谓的“友岸外包”,本质都是保护主义的套路。德国和欧盟要保护自己的利益,就要战略自主,在多极化和全球化的世界中重新布局,尤其是加强与亚洲的合作。因此,朔尔茨总理在最近一段时间访问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亚洲国家,显然,这也算是一种未雨绸缪的做法。资料图另外,朔尔茨所表述的欧美的美好时光结束,也是当下世界发生的客观的现实和未来的趋势。欧美享受的美好时光是,稳定的经济增长、低通胀和充分就业,其实还有一条就是高福利。这种美好的时光实质是欧美处于全球经济金字塔顶端的超级红利,欧洲和美国率先实现了工业化和城市化,全球范围内出现了中心-边缘的分野,但是随着全球化进展,尤其是产业链、供应链的重组,亚洲等国家进入到全球经济体系之中,工业化、城市化在全球扩散,生产、贸易、金融格局也发生了板块运动一样的变迁,中心-边缘的边界越来越模糊,甚至出现了结构性的重组,欧洲和美国在经济增长、就业、福利等方面的优势缩小,事实上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这种结构性变化就已经发生了,在这种变化之下,德国的选择无疑是顺势而为,融入到亚洲发展潮流中,分享亚洲发展的红利,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国家加强了与东盟、印度等国家的合作,这也会加速亚洲地区格局的变化,对此,我们也要有充分的关注。直新闻:据媒体报道说,荷兰外贸大臣日前两次明确表态,将在阿斯麦向中国出售芯片设备的问题上做出自己的决定,您有什么观察?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荷兰外贸大臣施赖内马赫的表态至少表明,荷兰在半导体设备领域要按照本国的利益和规则作出决定,而不是对美国出台的一系列保护主义的做法亦步亦趋。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近期美国商务部负责出口管制的官员访问荷兰,其实就是游说和施压荷兰,将荷兰束缚在美国打造的半导体产业的小圈子里。美国政府之前出台了所谓芯片法案,并不是为了促进全球半导体产业的发展,而是要拼凑一个美国主导的排他性的产业链联盟,进一步说,这是一个主要针对中国的产业技术阵营。当下大国竞争越来越体现在产业和技术的竞争,我们或许可以将半导体产业视为战略科技产业,战略科技产业处于全球产业体系的金字塔顶端,占据金字塔顶端就可以获得垄断性地位,进而可以操控全球产业发展。拜登政府以“小院高墙”。重组产业和技术联盟,试图为美国的霸权地位挖一条护城河,但是,半导体产业已经全球化了,脱钩断链的想法很难落实下去,无异于伤筋动骨,包括美国的盟国都是受害者。众所周知,荷兰的阿斯麦是世界顶尖的光刻机生产商,如果没有荷兰的参与,美国主导的阵营就很难组建起来。光刻机这样的技术和设备的确是具有双重属性,一个是战略属性,一个是商业属性。所谓战略属性就是关系到国家安全,或者说构成了国际安全的基础,事实上,荷兰也没有将最先进的光刻机出口给中国,在高科技出口领域,安全和战略的考量是一直存在的,中芯国际在几年前订购的一台极紫外线光刻机本来要在2019年交付,但是一直没有获得出口许可。阿斯麦出口到中国的是上一代产品,其实战略属性已经大大下降了。资料图另外一个就是商业属性,光刻机也是一种商品,是半导体产业的重要一环,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市场,阿斯麦在中国市场的营收、员工、利润都占15%以上,而且随着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会进一步突出。因此,战略科技产业需要在战略性和商业性之间进行平衡,问题在于,美国现在出于对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打压和围堵,已经不顾光刻机的商业属性了,这是让荷兰非常难以接受的原因。半导体产业已经深度全球化了,美国也是半导体产业体系的一员,但现在美国要求自己的军事盟国加入到产业技术的小圈子,其实是一种绑架行为,包括荷兰、日本、韩国等半导体产业强国,被生拉硬拽加入到美国拼凑的小圈子,其实是在砸这些国家的一些企业的饭碗,其实是“恶霸”的行为。当然,战略科技产业的商业属性也意味着美国的做法也必然会引起盟国的不满,荷兰的表态就是最明显的例证。作者丨孙兴杰,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